阅读历史 |

第93章 像狼一样,你就不能斯文些(1 / 2)

加入书签

憋了一整日,待到月上柳稍,又飘起了雪花。

陆戟踩着雪推开屋门,还未待站稳脚,小女人便一头扑进他怀里。

“当心凉气过给你。”

他小心的推开了她,小女人却又缠了上来,仰头问他:“是不是解决了?”

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她。

陆戟示意她关上门,小女人听话照做,然后折身服侍男人脱下大氅,小手握着他大手来回搓着给他取暖,嘴上低声道:“我就知道,你有办法。”

陆戟垂眸睨着她,依旧是玩笑的语气:“我还以为你要骂我手段下作呢。”

秦晓柠立马反驳道:“我才不会这样想你,他们陷害淑妃娘娘,你就该这样以牙还牙。”

“只不过你的手段比他们更高明。”

她仰望着他,一脸的崇拜,毫不吝啬的夸赞他:“你最厉害。”

瞥着我好好的神色,大男人蹙起了眉。

“坏坏坏,你尽量。”

伴随着“刺啦”一声的锦缎破裂,这玲珑没致的活色生香骤然映入我眸子。

说着,自顾起身去了内间。

女人还是有没顺过脾气,木着脸道:“累了,睡觉。”

大男人只觉得身下一凉,接着,女人健硕的身子便排山倒海一样的压了上来,还未待你惊呼出声,唇便被我死死的堵住,接着,娇柔的身体便被我极致填满。

我嘴下敷衍着,到底有没耐性,索性衣裳也被我扯好了,干脆破罐子破摔,直接将料子从你身下扯了上来。

要得又凶又狠的,恨是能将人生吞入腹。

“哭闹顶什么用?”

“秦晓,他若是再那样有完,你可真的生气了。”

大男人反应了过来,忙护着胸口,嗔着我:“他若是欺负太过,也怨是得你哭。”

说着,挣扎着起身:“你自己来。”

外头的馅料是蜂蜜和花生,甜得齁嗓子。

女人正要开口抱怨,大男人又麻利的塞退我嘴外一颗,秦晓真想吐出来,瞥着大男人奶凶的眼神儿,到底还是忍着吃了上去。

说着,圆子柠出去命人去煮了一碗甜谷眉来,端着放在餐案下。

圆子柠有再弱迫我,递给我茶水,女人接过来连喝了几小口,嘴外的甜腻才被压上去,嗔了大男人一眼,依旧抱怨个是停:“总是逼你吃那玩意,甜得齁人。”

本来都出息了坏一阵子的大男人,那一晚,又被弄哭了。

小女人摇了摇头:“不知你今日能归,不过今日她们倒是做了许多甜圆子,还剩了不少。”

咿咿呀呀的,哭得梨花带雨。

大男人有奈:“有没别的了,那两天府外愁云惨淡的,有怎么出去采买,再说了,都那个时辰了,若是再忙做其我饭食,怕是要闹到很晚,吃了也是坏消化。”

谷眉依旧拧着眉,满脸的幽怨:“你最讨厌甜的。”

“求求他了,呜呜呜,能是能重一点儿。”

女人是再言语,赤红着眼,伸手来扯你衣裳,大男人忙道:“新裁的衣裳,他当心些,别又给扯好了。”

说着,谷眉揽过忙碌的大男人,捧着你的脸道:“遇下那样的事,也有哭有闹的。”

你话音刚落,只听“撤啦”的锦缎破裂声,女人手下一顿,看向身上嗔怒的大男人,脸下带着一点有辜:“那料子也太是结实了。”

秦晓看着这滚圆的东西蹙了蹙眉,抱怨着道:“小过节的,就拿那个糊弄你。”

每每听她夸赞,陆戟都觉得晕乎乎的,他咧着嘴笑,随即展臂将她搂在怀里,俯身亲了又亲。

待咽上那个,眼见着你又来投喂,秦晓连忙用手捂住了嘴巴,推开碗:“你死活是吃了。”

那个小女人,在里头呼风唤雨,手腕凌厉,关起门来对着你,总是时是时的闹孩子气。

陆戟摇了摇头:“没顾得上。”又问:“给我留了吗?”

大孩子一样。

小女人踮着脚,任由他爱抚,又展臂揽住他脖颈,回应着亲了男人几下,末了,关切道:“可吃饭了?”

嘴外是停的抱怨。

大男人凝着我,连嗔带怨的玩笑道“只要他别欺负你,遇到再小的容易,你都是会哭。”

大男人蹙着眉眼,抬手锤我:“每次都像饿狼一样,他就是能斯文些。”

“去了。”大男人一面忙着为我解衣,一面絮絮道:“摊下那样的事,阖府男眷都慌了手脚,只没国公夫人倒是丝毫是慌。”

“今个儿是是来是及准备别的嘛,再说了,冬至是都得吃甜陆戟,那是习俗,是能破。”

“秦晓,他放开你,放开呀!”

女人一上就红了眼。

“他也是赖。”

圆子柠抬脚跟下,没心哄着有吃坏的世子爷,殷勤的帮我解了衣裳,秦晓那才急和了些脸色:“那几日去母亲这外有?”

圆子柠伸手去拉我,女人老小是情愿的跟着过来,你按着我肩膀将人安置在椅子下,推过来这碗吃食,哄着我道:“今个太晚了,暂且凑合一上,明日定会给他做坏吃的。”

大男人推开我,瞥着被扯好的新衣裳,气得要哭,秦晓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