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23章 就知道你会来(1 / 2)

加入书签

陆戟正在衙门里见人,来者是大理寺少卿,江丞相的堂侄。

“陆总督,下官这两日查到了不少秦王谋反的证据,都已经给了您,证据确凿,您大可定案了。”

陆戟坐在太师椅上,不紧不慢的拨弄着茶盖子,因为他气度冷肃,便是这样悠闲的样子,依旧让人觉得威压。

等了好一会,才听他开口:“江大人,你收集到的证据陆某已经看了,倒也可信,只是据兵部张大人说,亲王已经筹集好了朝贡,立马要上交给朝廷了。”

“那是亲王的缓兵之计而已。”江大人急着道。

陆戟睨了眼他:“是与不是,还要再看看再说,单凭江大人这点证据,就想断定亲王谋反,到底是牵强了些。”

明知陆戟这是在坐山观虎斗,但既然已经开弓,就没有回头箭。

江大人心里懊恼,面上却不敢表露,只阴恻恻道:“陆大人,您眼下虽风头正盛,但咱们江丞相可是辅佐三朝的元老了,您到底该给些面子才是。”

陆戟“吧嗒”一声将茶盏放在桌案,云淡风轻的一笑:“陆某,只是秉公办事而已。”

明知陆戟在忙,但德胜还是不顾侍卫的阻拦,闯了进来。

只有陆戟身边的人才知,这主子不知有多看重秦晓柠,眼下人出了岔子,若是回报不及时,这位爷一旦动怒,小命都可能不保。

陆戟见是德胜满头大汗的进了议事厅,顿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,待德胜伏在他耳畔说出实情原委,这一向稳如泰山的世子爷脸色登时煞白。

陆七没成想小姑娘性子这样烈,居然真的跳了下去,也知晓自己闯了祸,正带着小厮们在河岸两侧找寻。

陆戟带着一大队人马来到河堤,见了陆七,铁青着脸,二话没说就将人拎着脖领子拽了过来。

“世子爷饶命啊,这里头有误会”

陆戟可没耐性听他废话,将人猛得扔在地上,接着一个抬腿,陆七便像个皮球一样被踢出几丈开外,“扑通”一声落在地上,只觉得五脏六腑全碎了,嘴里大口大口的呕出鲜血来。

陆戟却不罢休,大步上前,也不管人死活,朝着他大腿狠狠踩下,只听大腿骨“嘎嘣”的骨折声,陆七杀猪似的一声惨叫,便昏死了过去。

陆戟少年时,也是个淘气的,从前下河玩耍,常带着秦晓柠,他教过她凫水。

秦晓柠落到水里,拼命朝岸边游去,只是水流湍急,她到底被水冲到了下游,挣扎中,抱住了水中的一块浮木,但终因体力不支,渐渐昏迷了过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听到耳边有响动,秦晓柠缓缓睁开眼,见自己正躺在一间茅舍里,简陋的屋子破破烂烂,不远处的门口放着一大堆渔网,散着腥臭,一阵阵的往鼻子里钻,门槛上坐着个老妇人,眯着眼,正在修补着破渔网。

她这是侥幸被人给救了。

秦晓柠想动一动,却是浑身无力,许是饿得太久了,肚子里咕噜噜的,正要开口唤人,只听一个浑厚的男声传了过来:“娘,那小娘子醒了没?”

听老妇人回道:“还没呢,都昏了两整天了,也不知还能醒过来不。”

“不行我去找个大夫来吧。”男人道。

“哪有那个闲钱给她救命。”老妇人不悦。

“娘,你别眼界窄,我都打听好了,邻村的王牙婆说,像这样的小娘子要是卖出去,少说也值十两银子,这个长得这样好,若是卖到青楼里,差不多能值二三十两呢。”

“能卖这么多?”婆子惊讶:“原先,我还合计若是醒了,给你做媳妇呢。”

“看这小娘子的穿着,定是大户人家的,咱们留不得,万一被找上门,要惹麻烦。”

“也是。”婆子可惜:“只是这样白白卖了倒也可惜了,若是醒了,你先睡两宿,然后再卖了换银子。”

门外传来男人憨憨的笑声。

秦晓柠躺在破草席上,吓得手心里全是冷汗。

松枝她娘说得对,她是被陆戟保护得太好了,殊不知外头的险恶,坏人是这样心黑。

自己一个弱女子,哪里是这婆子和男人的对手,装得了一时昏迷,不是长久之计。

秦晓柠正在这里苦想对策,只听外头传来一阵兵荒马乱。

“开开门,快开门!”

“是官兵吗?”老妇人慌张道。

男人声音还算冷静:“娘,你先进屋去将人藏起来,我来应对。”

娘俩的话音刚落,便传来院门被撞开的声音,接着一道清冽的声音传入秦晓柠耳中。

“你们这户渔民,下河捉鱼,可曾见到一落水的女子?”

躺在屋子里的秦晓柠简直如闻天籁。

正是陆戟的声音。

她就知道,他定会来救自己。

“陆戟——”

她声音嘶哑,却拼尽全力叫出了他名字,然后不待院子里的母子反应过来,便是拼尽全身所剩的力气冲出了小茅屋,一头扎进他怀中。

为了寻她,他带着人马,沿着城外的河水两侧的小渔村,一路寻了下来,挨家挨户的敲门询问,已经整整两天两夜没有合眼。

措不及防的,小姑娘活生生的扑在他怀中,陆戟好阵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